×

南宫 嫣然 红薯

林薇 南宫月舞 盘点娱乐圈中那些让人哭笑不得的明星们

admin admin 发表于2022-09-26 12:27:34 浏览123 评论0

抢沙发发表评论

莲花轻步走来,一朵又一朵,像一朵随风摇曳的百合花。

长空拦住了她,恭敬道:“二小姐,殿下在房里议事,请住手。”

林嫣然抬眸看向他,声音轻柔如水:

“我是来给太子殿下送汤的,我已经在火边站了整整三个小时才好吃,冷了就不好吃了林薇 南宫月舞,你能进去吗?告诉我?”

天空:“……”

美人如花,武农轻声细语,痴情熬成的一碗汤,与太子殿下关系特殊,怎能拒绝?

“二小姐,请稍等。”

南宫绝竟然亲自出来接林嫣然。

这让林嫣然受宠若惊,心跳如鹿。

我跟在南宫珏身后半步,不时抬眸偷偷看他一眼,女儿的心思害羞又明显。

林嫣然亲自端了一碗汤,端给南宫绝。得到祝福后,她害羞的轻声说道:“殿下,您可以尝尝嫣然自己做的汤。”

递过来的时候,不小心把汤洒到了南宫绝的身上。

“啊!”林嫣然惊呼,花溶脸色苍白。

拿起手帕,急忙擦去南宫绝身上的汤汁,“殿下,你好吗?被烫伤了吗?嫣然不是故意的!”

南宫珏抬手挡住她的手林薇 南宫月舞,轻轻一笑,“没事,别慌。”

但明黄色的锦衣却被汤汁浸湿了,哪怕没有被烧焦……

林嫣然轻轻咬了咬红唇,一脸歉意,“殿下,请您到偏殿去打扫一下好吗?”

南宫珏盯着他,美人用清澈的眸子盯着他,眼中充满了水汽,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

仿佛他一说拒绝,她的眼泪就会立马掉下来。

他笑了,“好吧。”

……

偏殿里,丫鬟端来水,南宫绝在擦手,林嫣然跟在后面。

“殿下,您何不在这里休息片刻?在穿上之前把外套洗干净晾干,好吗?”

南宫绝看了一眼偏厅,里面有沙发、桌椅,还有梳妆台。布置典雅,环境幽静。

真是个休息的好地方。

他垂眸,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林嫣然,微微低着头,声音温和,“这种粗活就交给下人吧。”

“不,嫣然殿下不想伪造别人的事。”

林嫣然抬起头,深情地看了他一眼,又迅速低下头,指尖捻着丝巾,声音轻柔。

“殿下,能不能……让嫣然给你脱衣服?”

哦!

南宫珏戏谑地勾了勾嘴角,“那……还有老嫣然。”

林嫣然目光微动,轻轻上前,低头脱下南宫绝的外衣。

芙蓉粉脸,害羞的脸。

随着你的靠近,一缕幽幽幽香飘入你的呼吸,带着一丝诱惑的气息,就像一个小钩子,很容易勾起人们心中最深的感情。

南宫珏眸光微光,不自觉的眯起了眼睛。

声音依旧如春风般轻柔,“今香不昔?”

林嫣然倒吸一口凉气,眸光微颤。他是不是发现香水有问题?

不,不可能!

我妈说这香出自南越,天初稀有,多为女人所用,所以鲜为人知。

他的王子……不应该知道。

此外,这种香会迷惑人心,使人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。即便是事情发生后,他也不会察觉其中的不同,只会觉得自己是老一套,情不自禁,一切顺其自然。

林嫣然稍稍冷静了下来,微微抬眸,眼神害羞又胆怯:

“嗯,昨天去买胭脂的时候,店里说有新的一批香料到了,我就拿了一盒试了试,今天就用。”

“是专门为孤儿准备的吗?”

南宫绝盯着林嫣然,阳光透过窗纸落在他身上,逆光而立,让那双黑玉般的眸子越发深邃辽阔,没有底。

林嫣然的心猛地一跳,一时间说不出他话里的深意。

害羞的低下头,“那……殿下喜欢吗?”

南宫珏看着她,轻轻勾了勾她的嘴角。

哦!

爱月下,南月出宫。

没想到这东西会出现在天楚都,还用在了他身上。

很有趣!

……

云染懒洋洋地依偎在藤椅上,躺在院子里晒太阳。

南宫陌忙着整理花瓣,做桃花糕。

是的,你没听错,他只是想做桃子蛋糕。

那些桃花是风轩刚买的。

原因是云然今天胃口很差。他中午只喝了点汤,什么也没吃。

不是她心烦意乱,也不是她故意甩了他,或者她只是没有胃口。虽然饿了,但是什么都不想吃。

南宫陌问她想吃什么。

她想了很久,想着桃子蛋糕和烤红薯

虽然这两个是柔然的特产,但天初海包罗万象,在这繁华的京都还是可以买到的。

南宫默之所以亲自动手,是因为他听到了云然和某只仙鸟的对话。

【好想回柔然!好想回宗门!我想念你们兄弟们! ]

【花痴!看看你的休息时间!整天想着钱和帅哥都没有! ]

云然哼了一声,换了个姿势继续晒太阳,想着……回家?

【想念大哥……叫花鸡! ]

【好怀念二师兄的丹药……! ]

【好怀念三师兄的烤红薯……! ]

【怀念四师兄……做的桃花糕! ]

【怀念五师姐的水煮草……呃,我不想。想着六……六师兄不过是吃而已!没心情! ]

【除了食物和金钱,你还能想到别的吗? ]

[不,我现在只想吃桃花糕和烤红薯。 ]

南宫默悄悄眯起眼睛。

她对她的兄弟很着迷是因为,食物?

他们每个人都有一道好菜要记住?

哦!

他们可以,我父亲也可以!

如果他一个人拥有一切,那就意味着他已经把它们全部挤出来了?

那她以后只会想他?

嗯!

太好了!

桃子蛋糕需要时间。在等待的过程中,南宫沫没有浪费一分一秒,生起火,开始烤红薯。

红薯也是冯玄仙买的。

比起做桃花糕,南宫沫在烤红薯方面似乎更得心应手。

过了一会儿,烤红薯的味道在风中飘来。

云然一闻就胃口大开,忍不住朝南宫陌的方向多吸了两口气。

男人挑眉,一脸得意。

看那丫头贪吃猫的样子,以后用南宫陌牌烤红薯征服她吧。

但转念一想,她的眼睛在盯着,脸上是着迷和向往,她是贪吃红薯,而不是他!

南宫陌:他还不如烤红薯? !

想到这里,前一秒还沾沾自喜的男人下一刻脸色阴沉,神情淡淡,又有些怨恨。

死去的女孩什么时候会像烤红薯一样贪婪?

男人盯着手中的红薯,漆黑的眼眸中透着一丝清凉的杀气。

无论是身材还是颜值,他怎么可能比得上这个烤红薯呢?

死去的女孩贪钱,贪烤红薯,贪桃糕,却不贪他。

他有那么差吗?

一时间,男人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,神情闪烁,眼神黯淡,杀气腾腾。

“南宫陌,好像是糊状的?是糊状的吗?”

7017k

评论

访客